时尚新闻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时尚新闻 >

袭人惹人讨厌,不仅因为争荣夸耀,更在于她口是心非的双重标准_

发布日期:2020-05-26 16:5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在很多人看来,袭人是个惹人讨厌的奴婢,主要原因在于,她的日常表现,摆出的是双重标准。

她自己并不是守礼的人。宝玉做梦留了痕迹,按礼,此时不应该是帮宝玉换了衣服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么?也就不会有接下来的云雨之事了。她偏要问宝玉梦见什么故事了,宝玉自然向她学说,于是便有了那茬。

宝玉不是色魔,她若淡定处理,宝玉也不会强迫她。她也曾经装睡引宝玉来怄她玩耍。这些都不是罪状,问题是她在王夫人面前是怎么说的:“偏生那些人又肯亲近他,也怨不得他这样”,而她袭人自己“那一日那一时我不劝二爷”,她自己没有亲近吗?她的亲近,难道不是真正“负距离”的亲近了?

她曾经正色教导婆子,园子里的果子,要先供了上头的鲜,底下才能动,以显示自己懂规矩知大礼。可是在湘云面前,她又说湘云拿小姐的款,又要湘云一个大小姐帮自己做活,又几次说黛玉的是非,这个时候就忘了尊卑上下了?她看得出来湘云确实没有小姐的款,又和黛玉有点小摩擦,就这么放肆,规矩和大礼在哪里?

她一开始和宝玉有云雨,后来攀上了王夫人,就开始尊重起来,不和宝玉亲热。攀一个主子时就投一个主子的喜恶,哪怕自己所做所为前后矛盾。她到底是看重礼呢,还是自己的前途?她到底是喜欢宝玉多一些,还是喜欢自己的前程多一些?

她曾进言,说宝玉和钗黛表姐妹天天在一起不好。那么留宝钗单独在宝玉午睡的卧室里就好了?那个时候她不是应该起身请宝钗出去坐在客厅然后奉茶吗?她反而起身离开留下宝钗单独在宝玉身边。她口口声声男女大防、要避嫌疑和口舌,这件事不是事关大防、最大的嫌疑和口舌?此时她怎么就忘得一干二净了?

人的真实想法,有时在偶尔失言中,能够窥见一点的。她劝宝玉三件事时,就有一件是劝他至少在老爷跟前装出个爱读书的样子;王夫人升了她月钱宝玉说她不会走了,她说的是:“难道作了强盗贼,我也跟着罢”;晴雯被撵后宝玉伤心,袭人脱口而出“那晴雯是个什么东西……再怎么也灭不过我的次序去”;要送些东西给晴雯,说的是“连这一点子好名儿还不会买来不成”。

所以难免人猜:她到底是不是真贤人,是不是人前装出来的?那些道理规矩,她并不是真心遵守,而是选择性遵守。她喜欢的是宝玉,还是宝玉的身份能给她自己带来的地位?她平素对晴雯是不是积怨已久,这次晴雯被撵有没有她的份?她说的不是“平素一直照应她,这个时候还不更得照顾她”而是买贤名,让人觉得她以前在众人前和气的“小意思的好”是不是就存着买贤名的心?

袭人的缺点,并不是云雨、进言、不喜欢黛玉、有争荣夸耀之心……等等,而是她的双重标准。说和做不一致、前和后不一致、在某人面前和另一人面前不一致。

有的网友的观点是她只是不自觉地选择了对自己最有利的做法,我觉得很有说服力;还有不少读者评价她为虚伪,也并不过分??虚伪其实也可以分为无意的虚伪和有意的虚伪。

我不否认袭人工作上殷勤小心(至少表面上)、团结同事(晴雯被撵后给晴雯送衣服和钱,不管目的如何毕竟晴雯得到了实惠)等优点,但袭人并不是纯善、无私、利他主义、大贤大良、完美无缺的人,给她这么高的评语很不恰当。

红楼梦是人情小说,曹公写人物,又从来是真实立体的,书中诸多女子都有优点缺点,但是为什么偏偏袭人争论这么大?大概别的女孩子的缺点,都很明显,而且原先讨论就很多,读者中也有较广泛的公认,现在已经没有什么争议。

比如黛玉敏感易伤、宝钗世故冷淡、探春不认生母、熙凤善嫉狠毒、晴雯口利火爆……唯独袭人的缺点,曹公是暗写、平写、分散开的,若不将前后情节通篇对比来看,便不易看出来。加上脂砚斋(一些脂学考证,脂砚斋是曹公身边类似袭人身份的人)又不论好歹大加赞誉(由此更让人猜测脂砚斋身份),使得一些读者有了先入为主的看法。

Power by DedeCms